甘肃快3最佳倍投表-中宇资讯网
点击关闭

4S监管-监管部门将针对4S店捆绑销售车险等市场乱象进行专项治理

  • 时间:

余生请多指教片花

今年以來,銀保監會緊鑼密鼓出台多項政策措施,不斷向車險業務中利益輸送的違規現象「開刀」,包括嚴令禁止財險公司給予投保人額外利益、加強渠道管理、4S店捆綁保險專項整治等。

今年4月初發生的「奔馳女爬上引擎蓋維權」事件之所以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正是廣大車主長期以來對於4S店強制購買和捆綁銷售保險等違規行為的深惡痛絕。

針對車險市場諸多亂象,銀保監會在《4S店兼業代理機構捆綁銷售保險專項整治工作方案》中明確要求加大對與無證4S店合作保險公司的處罰力度,嚴肅查處與不具備代理資質的4S店合作的保險公司,打擊保險公司通過其他渠道套取費用向4S店賬外支付的行為。同時,對協助保險公司套費的保險專業中介機構同查同處。專項整治行動共分為自查整改、重點抽查和總結報告三個階段。對於存在問題嚴重的4S店甚至將被處以停止相關業務、吊銷業務許可證等處罰措施,整治力度可見一斑。

近日有消息稱,銀保監會向各銀保監局下發《關於明確銀保監分局對車險違法違規行為採取監管措施有關事項的函》,明確表示銀保監分局可對相關地市級及以下保險機構採取責令停止使用車險條款和費率的監管措施。

從監管措施的不斷升級可以看出,當前車險市場依然亂象叢生。無論是從近期公布的行政處罰決定,還是監管部門下發的文件來看,積弊已久的車險市場都將迎來新一輪強力監管。這對於當下發展放緩的車險市場而言,既是挑戰也是考驗。如何跨越增量優化存量市場,如何通過科技賦能深耕市場,更好地提升車險服務體驗、服務品質和經營能力,都是擺在險企面前的重要課題。

顯然,傭金代理收入已成為汽車經銷商營收的一項重要來源,返點傭金成為4S店要求消費者購買保險的背後利益驅使。

顯然,徹底整治市場亂象,停業和處罰依然不夠。在治理整頓中發現,目前車險市場違法違規行為仍然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一是通過給予或承諾給予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利益變相突破報批費率水平,保險公司通過代理人或業務員返還現金的方式比較普遍;二是通過虛列其他費用套取手續費變相突破報批手續費率水平;三是費用數據不真實,保險公司向中介機構承諾支付高於報批水平的手續費率,但不及時入賬。「車險市場的亂象,本質上就是利益驅動的道德風險。」談及當下監管嚴厲打擊的車險亂象,有財險業人士一語中的。

自2019年以來,銀保監會已先後下發了5份文件。其中,《關於近期車險市場監管有關情況的函》對整治車險市場亂象的情況和存在問題進行了總結和通報,24家財險公司的車險業務被叫停,同時明確,對於單家財險公司在轄區內連續有多家地市級機構被叫停車險業務的,可在全省範圍內暫停車險業務。

監管鐵腕向違規「開刀」數據顯示,2018年,近九成公司的車險綜合費用率超過40%,22家公司車險綜合費用率高於綜合賠付率。受綜合費用率走高的影響,很多保險公司為了規避監管而選擇在財務數據上「動手腳」,進而滋生出市場亂象。

「商車費改的一系列政策落地給財產險公司帶來了巨大壓力,尤其是對於依靠高額手續費吸引客戶的中小財險公司更是如此,但這也是行業健康良性發展的必經之路。」受訪專家指出,政策改革通過擠壓費用空間,將引導車險競爭從價格轉到產品和服務,促使財險公司開發更多差異化產品、提升行業整體服務質量。與此同時,商車費改只是政策引導,車險要想實現新的跨越發展還應依靠夯實汽車行業數據、技術基礎、加快科技進步以及提升險企自身的經營能力。與此同時,「保險科技+人工智能」的崛起之勢,將會把車險「剛需性、標準化、定製型」的產品屬性發揮得淋漓盡致。未來車險理賠和後市場服務生態的建立和網絡化,應當以數據為基礎、系統為載體,關鍵是讓車險理賠服務生態中的各方在數據透明的前提下,利益上達成一致和可持續發展。「車險理賠和服務不應該只有上游的集約化,保險必須與下游合作,通過數據、系統、合理的利益分配和激勵機制,促進一體化、透明化,實現交易成本降低、服務效率提升、用戶體驗改善,車險精細化經營勢在必行。」專家稱。

車險增長乏力面臨發展拐點今年上半年,不僅車險保費增速放緩,上市險企的車險手續費也明顯下降,顯示出車險市場增長乏力,發展潛力日漸式微。2019年中期業績報告顯示,車險在財險中「一枝獨大」的光環已逐漸消褪。人保財險和平安財險的車險保費增速分別為4.1%和9%,處於持續承壓狀態。

策劃人手記今年以來,銀保監會不斷加大對車險市場的監管力度,包括嚴令禁止財險公司給予投保人額外利益、加強渠道管理、4S店捆綁保險專項整治等。從監管措施的不斷升級可以看出,當前車險市場依然亂象叢生。儘管當下車險市場處於發展放緩的困難時期,但這也恰恰是改革的最佳機會。如何在商車費改的政策引導下,跨越增量優化存量市場,如何通過科技賦能深耕市場,更好地提升車險服務體驗、服務品質以及經營能力,都是擺在險企面前的重要課題。

2017年7月1日,國家出台《汽車銷售管理辦法》,其中明確規定,經銷商不得對消費者限定汽車配件、用品、金融、保險、救援等產品的提供商和售後服務商,也不得強制消費者購買保險或者強製為其提供代辦車輛註冊登記等服務,然而現實中的情況大相徑庭。

有機構分析稱,車險市場發展遭遇瓶頸,首先是受到商業車險費率改革推動商業車險單均保費下降、保險公司保費收入剛性減少的影響。其次,中國車市進入轉型期,新車銷量首次呈現負增長,市場增量不足。同時,二手車市場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機動車輛保險保費的增長。此外,自商車費改后,商業車險費率浮動係數下限進一步下調,一些財險公司在自主核保、自主渠道這兩項係數上擁有了一定程度的自主定價權,也同時出現了車險費率擬定不合規的現象,不正當競爭重現,擾亂了車險市場。

備受關注的維權事件經過北京銀保監局5個月的調查最終有了官方定論,並對相關企業進行處罰。但是監管針對汽車4S店亂收費等車險市場亂象的整治工作還遠未結束。

行業「潛規則」背後的傭金一直以來,汽車4S店捆綁銷售車險基本上已經成為一個行業慣例。

《金融時報》記者在汽車銷售市場隨機採訪的幾位受訪者中,王女士也遇到過陝西奔馳車主強制被要求購買車險相同的經歷。「由於貸款買車,4S店不僅收取了金融服務費,還要求我必須在他們指定的保險公司購買車險。」王女士在向記者談及她的遭遇時表示:「我特意問過朋友后並告之4S店銷售人員,強制買賣車險是違法的行為。但4S店銷售人員對此並不以為然。」

其中一位4S店銷售人員則向記者解釋了這一行業「慣例」:4S店與保險公司達成合作,後者會給前者按一定比例進行利潤返點,目前4S店賣車利潤已經十分有限,車險代理等衍生業務收入對其利潤的影響非常重要。

毫無疑問,保險中介市場是車險亂象的重災區。目前國內市場中八成的車險業務是由保險中介代理完成,相比于保險公司,汽車經銷商往往更加貼近終端的投保客戶即車主。換言之,保險公司和投保客戶之間隔着「經銷商」,保險公司「擺脫」不了經銷商。而受限於「報行合一」車險政策的約束,各保險公司車險業務存在費率固定、產品同質化問題,很多保險公司被迫只能通過價格、渠道優勢來搶佔市場。與此同時,保險中介公司會通過虛列支出、虛構中介業務幫助保險公司套取費用。

今年8月,銀保監會保險中介監管部下發了《4S店兼業代理機構捆綁銷售保險專項整治工作方案》,從8月至10月18日,監管部門將針對4S店捆綁銷售車險等市場亂象進行專項治理。目前,專項整治工作已在全國範圍開啟。之所以如此堅決整治,與目前汽車4S店高度捆綁汽車保險的現狀有關。

在採訪中,《金融時報》記者先後來到兩家汽車4S店提出了「買車但不想在店內購買保險」的要求后,銷售人員給予了兩種不同回應:「如果不想在店裡購買保險也可以,車輛優惠不能享受」「新車和第一年的保險是綁定銷售的,如不在店內購買保險,不能單獨購車」。

近日,銀保監會在下發的《關於明確銀保監分局對車險違法違規行為採取監管措施有關事項的函》中明確提出,銀保監分局可對相關地市級及以下保險機構採取責令停止使用車險條款和費率的監管措施。可見,鐵腕政策越來越嚴,監管施政進一步下沉。

商車費改之後,車險行至改革深水區,我國車險行業發展的拐點又在哪裡?

9月2日,北京銀保監局在官網公布的行政處罰信息顯示:「認定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金融有限公司,存在對外包活動管理嚴重不足的問題,罰款金額80萬元」。

今年4月發生的「奔馳女爬上引擎蓋維權」事件近日有了最終結果。

今日关键词:美国阿拉斯加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