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股東大會是中央商場新一屆董事會成員確定之後

  • 时间:

【护士谋杀85名病人】

年報顯示,2018年中央商場實現82.50億元,同比下降2.41%;歸屬凈利潤虧損3.40億元,同比下降242.15%,出現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而今年一季度,中央商場歸屬凈利潤同比下降了近9成。

中央商場能否走出困局?新人自有新氣象,不過新任的年輕當家人祝珺,仍急需解決中央商場面臨的困境。

目前中央商場有兩大業務,分別是百貨和房地產。年報顯示,2018年中央商場百貨零售實現營收65.76億元,占全部營收比重近八成,同比增長6.52%,不過毛利率卻比上年減少了0.09個百分點。

今年初,暌違四年多的祝義財歸來。不過讓人稍感意外的是,歸來之後的祝義財並沒有親自重掌雨潤,而是將一雙兒女推向了前臺。

而此次股東大會審議和控股股東江蘇地華實業的關聯交易事項,也即是將不擅長的地產項目“剝離”出去,中央商場也由此可以專心聚焦主業。

對於此項關聯交易,祝珺回應稱,公司目前所做的事情根本的出發點都是為了上市公司以及全體股東的利益。

作為中央商場的新任董事長,祝珺則全程主持會議,並且在會議交流環節,較為耐心地回答了投資者的疑問。

本文來源:江蘇金融圈6月11日下午,中央商場(600280,診股)召開2018年度股東大會,小強以股東身份現場參加,本次股東會主要審議年報相關議案和兩項關聯交易,均獲得通過。

此次股東大會是祝珺首次以董事長身份面對投資者,此前其身份是中央商場董事。同樣地,也是祝媛首次以中央商場董事的身份履職。2018年,祝珺參加了中央商場14次董事會,其中12次以通訊方式參加;兩次股東大會。而此前祝媛並無任何中央商場任職經歷。

股東會開始前,祝媛較早到達現場,祝珺則是最後出現。在就坐前,祝珺分別與新任職的獨立董事握手寒暄,在其左手邊則是姐姐祝媛。

股東會上,祝媛全程較為低調,未對會議內容發表一言,會中只與右手邊的弟弟祝珺有些許耳語,會前也只是在見證律師向其遞上名片時才有外人有所交流,不過祝媛並沒有和律師互換名片。

中央商場在回顧2018年經營時,將虧損的大部分責任歸咎於了淮安項目停工及融資成本增加,導致財務費用增加;三、四線城市商業地產銷售價格未達預期,部分地產項目出現減值情形。

既是姍姍來遲,必然有著不一樣的意義。與過去四年中,歷次股東大會不同的是,此次股東大會是中央商場新一屆董事會成員確定之後,首次召開的股東大會。

今年4月27日,中央商場公佈了2018年度報告,不過直到6月11日才召開2018年度股東大會,中間隔了一個多月。

而這次股東會最大的亮點就是祝義財之子祝珺和女兒祝媛首次亮相,並與現場投資者進行了交流。

一個可以參考的例子是,離中央商場不遠處的南京新百(600682,診股),2018年商業板塊實現營收66.78億元,毛利率較上年減少5.55個百分點。線下零售的日子這幾年不好過,在同位於南京新街口的兩家上市公司身上得到了印證。

新掌門祝珺首次走向前臺中央商場辦公地位於雨潤大街10號,這也是雨潤總部所在地。辦公大樓前的空地新鋪了草坪,據保安講述還是高爾夫球草。

在祝珺出任中央商場董事長之前,祝媛已在今年3月27日出任港股上市公司——雨潤食品董事會主席、首席執行官,也就是說,祝義財一子一女分別掌控旗下兩家上市公司。

此前4月29日,中央商場曾召開2019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選舉產生新一屆董事會成員,祝氏家族二代祝珺、祝媛成功當選;在同一天召開的新一屆董事會上,祝珺當選中央商場董事長。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從簡歷上看,二人均很年輕、並且年紀相仿,姐姐祝媛今年33歲、弟弟祝珺今年30歲,二人都有著海外學習經歷。

祝義財雖然已經回歸,但是中央商場以及雨潤集團的困境仍然未有根本性緩解,兩位少主也是臨危受命,他們能否力輓狂瀾,帶領雨潤這條大船駛出風暴中心呢?

主業不振之外,商業地產則將中央商場拖入了虧損。2018年,中央商場商業地產實現營收16.08億元,同比下降27.34%,毛利率較上年減少了14.25個百分點。